我愿做一支继续燃烧的蜡烛 永远照亮青少年的成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6-04-14

 创新基层关工委工作

天台现场会材料之二

 

 

我愿做一支继续燃烧的蜡烛

永远照亮青少年的成长之路

德惠市天台镇关工委常务副主任  张玉琢

(2013年11月5日)

 

我叫张玉琢,今年78岁,1996年退休,从1998年开始担任德惠市天台镇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我在天台镇小学、中学工作了40多年,曾担任过小学和中学的校长。我热爱教育事业,对教育工作有特殊的感情。长期的职业生涯,在内心深处形成了对青少年关心、教育的特殊情结和难以忘怀的责任感。退休之后,愿像一支继续燃烧的蜡烛,将余辉洒向下一代成长之路。

师心不改,沿着育人之路走下去

1996年退休之后,有的学生办企业,高薪聘我当顾问,我没干;有的民办学校找我帮助办学,并表示要给予高薪,我也婉言谢绝了。我知道,他们是想借助我的名义多招生、把我当成了“摇钱树”,这种出卖面子的事我不干。后来,市关工委领导和镇党委书记动员我做关心下一代工作,又没有报酬,但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觉得这个活挺适合我干的。因为我当了一辈子老师,对育人这件事还没干够。

镇党委对关工委工作高度重视,全力支持,让我放开手脚工作。我想,我是一名老党员,人退休了,但不能褪色,一定尽我所能把工作干好。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对青少年要做到:在他们迷茫时,为其指引道路,做领路人;在他们思想产生偏激时,为其净化心灵,做心理医生;在他们处于困境时,为其排忧解难,做保护神。十几年来,我同天台镇关工委的“五老”同志,坚持这个目标,尽自己所能,求真务实,不懈努力,为全镇青少年健康成长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天台镇辖14个村、一个街道办事处,全镇4.2万多人口,其中青少年有1.6万人。我心里琢磨:这么大的面,要把工作做好,光靠几个人不行,必须把各级组织健全起来,把“五老”队伍组织起来。于是,我找到各村党支部书记,在他们的支持下很快把14个村关工委组织建立起来了。有些村找不到合适的“五老”做关工委常务副主任,就把村小学和村的关工委组织合二为一,聘请退休的村小校长或老教师任常务副主任。我凭借自己在天台镇几十年的工作关系,动员退休的老干部、老军人、老教师、老科技工作者、老模范出来参加关心下一代工作。现在,全镇已形成了有120多人参加的“五老”队伍,其中有20多位“五老”人员坚持长年工作在关心下一代工作岗位上。

用爱心救助弱势群体青少年

有了组织和队伍,工作从哪入手呢?我感到,弱势群体和特殊群体青少年在成长道路上遇到的困难最多,有些是他们自身难以克服的,应该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于是我动员了20多名“五老”组建了“关爱工作团”。这些同志分布在全镇14个村和中小学校。为了使帮扶帮教工作落到实处,我同“五老”同志挨家挨户进行调查摸底,登记造册,按照“四落实”的要求,结成帮教对子,并建立了定期考评和验收制度,实行滚动式管理,使这项工作逐步走上了制度化、规范化和常态化。在对青少年进行帮扶帮教过程中,我注意用“爱”暖其心,用“德”正其行,用“情”励其志。十几年来,为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我骑着自行车走遍了天台镇的村屯和学校,走访了许多困难青少年的家庭,时间长了,人们亲切地叫我“老关头”。到目前为止,经关工委帮扶帮教的弱势群体和特殊群体青少年有300多人,筹集帮扶资金75万多元。不少家庭困难的学生在关工委的帮扶下完成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业;一些品学兼优考上大学而家里又供不起的学子也圆了大学梦;有不少失足青少年在关工委的帮助下改邪归正、重新做人,走上了自食其力的阳光之路。

卧龙村的丁敬国、丁敬花是亲兄妹,早在他们读小学时父母双亡,成了孤儿,两个孩子的生活无人照料,面临失学。我了解情况后,与民政部门协商,将两个孩子送进了敬老院,解决了吃住问题。我又与学校沟通,将他俩在学校期间的一切费用全免,使这兄妹俩顺利完成了初中的学业。丁敬国初中毕业后,关工委继续帮助他找项目、学做生意,现在已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丁敬花考上了师范学校,现已毕业,当上了教师。

全家村学生李天佑,父亲因车祸成了植物人,靠母亲种地维持生活,家庭非常困难。这个村关工委常务副主任王中仁出面为他家办了低保,并拿出400元钱解燃眉之急。他还与小学联系免去这个孩子在学校的一切费用。李天佑升入初中后,他跟踪帮扶,与中学联系,不仅免除了这个孩子的学习费用,而且每学期还救济他300元,使这个学生免去了后顾之忧,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佟家小学学生宋明双,父亲病故后,由于家里生活十分困难,小学毕业后母亲不想再供他读书了。村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李国兴知道这个情况后,凑了200元钱送到他家里,同时还协调有关部门给他家办了低保。李国兴还找到德惠十中关工委主任史万成,与学校协商免去了该生在校的学习费用,每学期还救济他200元,从而使这个学生安心读书。

关工委的老同志不仅想尽各种办法帮扶弱势群体青少年完成义务教育,还动员各界人士捐资助学,先后筹集资金4.5万元,资助了3名家庭困难的大学生完成学业。全家村刘小玉因父母有病,家庭生活十分困难,2000年考上了大学,由于交不起学费,想要放弃。我得知这个情况后多方募捐,帮她筹集了1.3万元学费,使她读完了大学,现已参加了工作。

用真情帮教挽救失足青年

我到关工委以后,通过与镇司法所联系,了解到全镇有失足青年21人,有的判刑入狱,有的被劳动教养。我想:这些人释放解除劳教之后,如果教育工作跟不上,有可能重新犯罪。于是,我同各村和学校关工委商量,对“两劳”释解人员采取无缝对接的办法,由“五老”人员、村干部与其结成帮教对子。在“五老”的帮助下, 21名“两劳”释解人员全都走上了正路,有6人成家立业,过上了幸福生活。

崔家村的林某,因犯盗窃罪两次入狱,每次出狱后,当地村民都人心慌慌,闹得四邻不安。1999年,林某第二次出狱后,村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金德顺主动到他家,做他父亲和他本人的思想工作,教育他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我同金德顺商量,林家地不多,林某回家后没活干,在家游游逛逛,时间长了难免犯老毛病,于是我们决定帮他找点事干。我和金德顺一起找到镇里的九葆实业公司,把林某安排到该公司工作。林某有了工作后,我们也没放松对他的教育,经常找林某谈心,教育他要好好干,走正路,挣了钱,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经过反复的帮助教育,林某彻底转变了,现在已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媳妇在家种一垧多地,林某外出打工,每年收入都在3万元以上,生活很美满。村民们高兴地说,多亏关工委把这个浪子教育好了,我们以后再也不用担惊受怕啦!

卧龙村青年林某,1997年因犯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2008年被提前释放。回来后,他孤身一人,家中一无所有,一度情绪十分低落。村关工委常务副主任、老军人张玉勤得知林某的情况后找我商量怎么办。我们当即找到了林某,鼓励他要振作起来,重新做人,并表示有什么困难关工委全力帮助他。2009年春天,张玉勤帮他筹措了种地所用的资金,找人帮他维修了房屋,使他生活安定下来。本地有一户人家姓郭,父女两人过日子,父亲长年有病在床,不能干活,靠姑娘种地维持生活。姑娘岁数不小了,为了照顾父亲未找对象。张玉勤心想,如果把这个姑娘介绍给林当媳妇,林某到郭家住,岂不成全了两家人吗?张玉勤把这个想法同林某和郭家一说,两家都同意了。2010年两人结了婚,这使林某生活的信心更足了,干活也更有劲了。除了种好自家的地,他又租了一垧多地种,对岳父象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照顾得无微不至,老人很受感动,表示自己百年之后把家里的1垧多地留给他们耕种。现在,林某生活越来越好,新买了四轮车,添了彩电等家用电器。农闲时用四轮车到附近砖厂干活,一年下来全家收入5万余元。林某说,我能有今天全仰仗张大爷的帮助和教育,我特别感激他。再干两年我要盖一所大房子,好好过日子。

新发村的青年于某,师范毕业后在新发小学当老师。由于和未婚妻发生口角,一气之下将未婚妻打伤,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我和于某的父亲是老同事,得知这件事之后,多次和于某的父亲讲要好好关心孩子,多做思想工作,让他好好接受改造,出来后重新做人。于的亲属多次到监狱看望他,并把我的话讲给他听。这样打掉了于某悲观失望、轻生的念头。在他服刑期间,其父病逝,我帮助料理了后事。2008年,于某出狱后,我又到他家看望他。当谈到他父亲不幸病逝时,他失声痛哭,悲痛欲绝。我帮他出主意,想办法,寻找生活出路,并找到了我的学生、也是于某的同学开发商徐长城,请他帮助于某安排一个工作。徐长城把于某安排到建筑工地当保安,干得很好,现在担任安全科科长。后来于某自己买了吊车在工地干活,年收入10万多元,现在已经结婚生子,生活过得很幸福。多年来我一直同他保持联系,鼓励他、教育他要靠近党组织,积极要求进步。去年,他向党委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现已被列为党的积极分子,做为重点对象进行培养。

努力探索创新载体、建立长效机制

多年的工作实践使我感到,关工委工作用零打碎敲、现有难处现拜佛的办法帮扶青少年中的弱势群体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创新载体、建立一套长效机制,这样才能保证困难青少年及时得到救助。经过一番冥思苦想,我琢磨着应该建立一个“救助基金会”。当我把这个想法向镇党委领导汇报后,党委领导对此高度重视,表示全力支持。有了领导的支持,我的信心更足了,干劲更高了。由于我一辈子都在天台镇从事教育工作,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了。而且,在我当中小学校长时曾帮助了不少有困难的学生,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了企业的老板,富起来了。为了青少年的成长,我利用这些人脉关系,四处联络,打听这些人的信息。去年夏天,我冒着烈日,骑自行车走遍了天台的村村屯屯,寻找在外地工作的学生们的联络地址和电话号码。回家后我就逐个打电话,向他们讲述富了不忘家乡建设、不忘父老乡亲的道理,鼓励他们为家乡建设作贡献。我还动员其他老同志利用自己的关系为基金会筹措资金。我当校长几十年,从来没有因为个人的私事寻求学生和亲友们的帮助,而为了下一代却豁出了这张老脸。我的妻侄儿马维东是长春乾顺机械安装公司的老板,事业发展得很好。因为个人的事,我从来没向他求助过,这回为了给救助基金会筹集资金,我找到了他,请他为家乡做点贡献。马维东得知后表示全力支持我的工作,尽力为家乡办些实事。他回到天台后,承包了全家村高中二年级学生赵亚楠的学习费用,并表示赵亚楠高中毕业后如果考上了大学,还可以一直资助她到大学毕业。就这样,经过一番努力,天台镇关心下一代“救助基金会”于2012年7月正式成立了,基金会成立当天,就有7名天台籍的企业家捐资5.5万元,救助7名贫困学生。为了保证“救助基金会”的资金有可靠的来源,在党委的支持下,又成立了天台镇籍“企业家协会”,目前已有150多名企业家加入了协会,筹集资金14.6万元,救助了15名家庭生活困难的学生。这些学生个个品学兼优,企业家们承诺年年出资,一直资助到他们大学毕业,并帮助安排工作。在捐资助教和改善当地基础设施方面,“企业家协会”也出了不少力。如企业家王忠革为船厂村小学捐资28万元,购买了24台电脑和几十套桌椅;企业家刘国华为全家村小学幼儿园捐资15万元,为教室、活动室铺了地板,为孩子们做了校服。最近,又决定每年出资2.4万元为学校聘请一位大学毕业的英语教师;企业家张辉给光明村捐资40万元,修了1.5公里的沙石路和一座桥;于耀成为家乡捐资21万元,修了3公里沙石路;船厂村于家屯于德磊患白血病,无钱医治,“企业家协会”集资17万元,救了孩子一条命。

为了加强对“五老”骨干队伍的管理,在镇党委的支持下,我们还成立了离退休干部党支部,现有成员28人,由我担任党支部书记。这些人都是关工委工作的骨干,其中有4人担任村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有2人担任企业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有2人担任报告员,有2人担任网吧义务监督员。党支部每季度开展一次活动,学习文件,交流工作情况,安排活动内容,从而保证了基层关工委工作有人抓、有人管。

“企业家协会”成员去年向天台镇交税二千多万元,今年也不会少于一千万元。我觉得,成立“企业家协会”,建立“救助基金会”,成立离退休干部党支部,这不仅为关工委工作搭建了新的载体,也使关工委工作和骨干队伍建设纳入党的建设系列,有机制性的保障。

现在,我已经是快到80岁的人了。古语讲,人过七十古来稀。由于年龄关系,身体和精力都不如从前了,曾经产生过“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想法。在市地税局工作的大儿子也十分心疼我,多次要接我到城里去安度晚年。但是,每当我想到那么多的关心下一代工作需要我去做,加上各级领导特别是镇领导对我的期望,真是有些不忍。我想,既然领导信任我,工作需要我,我就再坚持干几年,要象蜡烛一样,直到成灰“泪始干”,继续为党的事业,为青少年一代的健康成长,发挥出自己的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