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16

长春红色印跡

——陈建元讲故事

第一百讲 最后的枪声

最后枪声 恰似礼炮

长春解放 告慰英豪

1948年10月21凌晨,位于长春市人民广场的中央银行大楼外,突然响起密集的枪炮声,像年三十晚上放鞭炮一样。这是解放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长春的最后的枪声。这枪声宣告国民党反动派对长春黑暗统治的结束,是迎接长春新生的礼炮。

长春解放的第二天,也就是1948年10月20号这一天,情况异乎寻常地平静,解放军并未像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预料的那样攻打中央银行大楼。实际上,郑洞国的部下杨友梅将军已经带了一批要员暗地里与解放军接触了。郑洞国待在房间里心灰意冷,万念俱灰,认为一切都完了,随时准备杀身“成仁”, 并没注意到他部下的行动。深夜11点,郑洞国给蒋介石拍发了最后一封诀别电报,大意是: 他本人亲率全体官兵千余人顽强抵抗,经激战,许多将士已壮烈成仁,兵伤弹尽,士气虽旺,但已无能为力了,实在对不起委座。发完电报,郑洞国合衣躺下,可就是翻来覆去没睡意,他头脑中所考虑的事儿太多了。

21日凌晨,郑洞国躺在床上刚要迷了迷糊,突然听到外面“哒哒哒哒!”“叭钩!叭钩!叭钩!”“哒哒哒哒”那密集的枪声,以为是解放军向他的司令部发起最后攻击了,觉得该是自己“成仁”的时候了。他穿着笔挺的将军服,平躺在床上,伸手到枕头下要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手枪自杀,但没有摸到。“咦?手枪我放枕头下面了,怎么没了呢?”他认为自己这几天思绪太乱,可能又胡乱地把枪放哪儿了。他翻身下床在床底下摸一阵也没找到,又找遍了室内的各个角落,也没有找到手枪。原来呀,郑洞国的部下早已发觉他的神情不太正常,事先已经把他的枪收藏起来了。他惊慌失措地在室内寻找任何可以结束自己生命的器械,可是他什么也没找到,不免有些烦躁不安。这时候一直守在门外的卫队长文健和4名卫士听到室内有动静,一起拥了进来,呼喊着将郑洞国死死抱住。住在邻室的本家侄子,时任吉林省政府秘书处处长的郑安凡也大步流星地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他: “二叔, 您不能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您可千万不能走绝路哇!” 说完嚎啕大哭。郑洞国狠狠地顿足叹气,双手卡腰来回踱步,最后颓废地倒在了床上。不一会儿,杨友梅带领一些要员匆匆地走进房间,他哭着说: “桂公(郑洞国的字)啊,事情已到了最后关头,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了,请您赶快下去主持大计吧!”郑洞国又来回踱了几步,然后背着大家站定,仰起头长长地打了一个“唉!——”声,待他转过身来,大家看到郑洞国的脸型因痛苦而扭曲,两行浊泪已过腮边。他机械地随着人们下了楼。

来到一楼大厅,郑洞国猛然愣住了。原来大厅内外已布满了解放军。再看身边几名卫士紧紧地环绕在他的身前身后,根本弄不明白他们是怕他再出意外,还是……那个什么……。杨永梅将军等人也团团围住郑洞国,大家都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他。到了这一刻,郑洞国一切都明白了,面对木已成舟的事实,他只得勉强同意放下武器,听候处理。

他事后才知道,杨友梅将军和司令部的幕僚们已事先通过与解放军的秘密接洽,悄悄地迎进来解放军的代表和少数部队。我军代表和杨等共同计议:我军朝天开枪,守军假意抵抗,造成猝不及防、兵临城下的事实,促成郑洞国和他们共同走向光明。这样,巧妙地从死亡线上把郑洞国救了出来。后来每忆及这件事时,郑洞国都由衷地感激我党的伟大政策和部属们的这番安排。这就是长春解放的最后一幕。

这正是:

中共求索,历史必然。

我胜敌灭,无法改变!

到此,长春的旧时代、旧世界彻底结束了;从此,一个崭新明亮、充满生机、幸福安康的新天地、新世界呈现给了长春人民,春城人民由衷地唱出了那首歌: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长春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共产党辛劳为民族

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

他指给了人民解放道路

他领导中国走向光明

他坚持了抗战十四年

他改善了人民生活

他建设了敌后根据地

他实行了民主好处多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长春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