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15

长春红色印跡

——陈建元讲故事

第九十九讲 六十军新生

曾氏将军 决策开明

国军部队 走向新生

1948年10月17号,是国民党60军走向新生的日子,这一天,长春守敌国民党60军全体官兵,在军长曾泽生将军率领下宣布反蒋起义。国民党60军的反戈,加速了蒋家王朝的灭亡和解放战争的进程, 为中国革命立下了历史性的功勋。

国民党60军原属于云南军阀派系,是1946年被蒋介石胁迫加欺骗,用美国军舰从云南老家运到东北充当内战炮灰的,几年来一直受到国民党嫡系的排斥。在困守长春期间,蒋介石集团派军统特务打入60军, 对各师进行监视。在粮食短缺的情况下,空投的粮食和物资先可着新七军吃用,而六十军只能以麸子、豆饼充饥。这种行动上的监视,待遇上的歧视,引起60军广大官兵的强烈不满。

1948年10月10号,蒋介石又迫不及待地空投给郑洞国、曾泽生和新七军军长李鸿各一封亲笔信, 继续命令他们设法突围。然而此时老蒋的令箭,已经失灵了。郑洞国等人认为,饥饿和寒冷使官兵体力下降 ,很难突破解放军的层层围堵,倘若勉强突围,必将招致全军覆灭的后果。他们打电报给蒋介石,说明不能突围的理由 。

此时国民党大势已去,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10月14号,正值东北咽喉之城锦州即将解放之际,国民党60军军长曾泽生毅然决定率部起义。这天上午,曾军长指令原551团团长张秉昌、原544团团长李峥先携带他和暂编二十一师师长陇耀、一八二师师长白肇学联名写的有关起义信件, 作为联络代表出城与我军接洽。当时我军兵团司令部事先曾得到长春敌人要突围的情报,有人就认为六十军派人出来联络起义不可信。于是,东北军区政治部九台前方联络站负责人刘浩与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副参谋长潘朔端带上曾、陇、白三人的签名信,连夜驱车到兵团司令部请示。解放军第一兵团司令肖劲光经过分析,果断地决定派兵团参谋长谢沛然和潘朔端一路急行去面见张秉昌和李峥先,转达兵团的意见,表示欢迎60军起义,并热情邀请曾泽生将军派正式代表出城商谈起义事宜。

15号,锦州解放了。当天中午蒋介石“手令”长春守敌突围。郑洞国接到“手令”后,只得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于17号拂晓从长春东南方向突围。也在当天,曾泽生为避免郑洞国生疑,亲自到郑洞国司令部应酬,后来又借故返回60军军部,他坐立不安,焦急地等待两位代表的归来。

16号黄昏5点左右,张秉昌、李峥先急匆匆地返回军部,向曾泽生详细地汇报了围城解放军领导的态度和意见,曾泽生感到十分高兴。他按我军的意见,指派一八二副师长李佐和暂编二十一师副师长任孝宗作为起义正式代表,连夜出城与我方商定有关起义的具体方案。之后,曾泽生立即驱车前往暂编二十一师和一八二师,分别召开营以上军官起义动员会议,众军官一致表示拥护起义反蒋的决策。为防不测,这两个师当夜10点开始向新七军布防,同时监视所属暂编五十二师的行动。曾泽生又亲自打电话给暂编五十二师师长李嵩,假借开军事会议的名义把他们召集过来。当天午夜11点,曾泽生的 副官张维鹏按预定计划,将李嵩和这个师的三个团长扣留,并将曾泽生的亲笔信交给他们,强迫他命令所属的副师长、副团长听从军部指挥。军部参谋长徐树民是蒋介石派到六十军的特务,他顽固不化,拒绝参加起义,当即被扣押。为了安全,曾泽生灵机一动,将军部临时转移到545团驻地裕昌源。这个团我地下党的力量很强,该团团长朱光云比较进步,拥护起义态度最积极,副团长赵国章是共产党员。六十军义起的发动工作之所以进展顺利,这也和我地下党的工作分不开的。

曾泽生考虑再三,决定将起义的信息透露出去。

17号早上,天阴沉沉的,空气似乎令人窒息,街上没有行人。这时候曾泽生分别写信给郑洞国和李鸿,说明自己已率部起义,希望他们放弃抵抗。郑洞国收到此信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于17号上午派兵团副参谋长杨友梅、市长尚传道和省府秘书长崔垂言三人来游说曾泽生:要求六十军不要离开,有困难由他们帮助解决,一切问题可以从长计议。曾泽生语气非常和缓而态度非常坚决地表示: 为拯救长春几十万老百姓, 再不容许有任何犹豫。正在这时,曾泽生得到我军代表进城的消息,立刻中断三个人的纠缠,急急忙忙地赶到豫昌源会见我军代表刘浩。

曾泽生一进屋,三步并作两步,远远就伸出双手同刘浩紧紧握在一起,要说点儿什么,可是欲言又止。

刘浩作为我军进城商谈起义的代表,他向曾泽生表达了关于60军起义后同解放军一样待遇,愿回云南的发路费欢送等我方的优抚政策,曾泽生听后十分高兴,当即掏出他心爱的小手枪赠给了刘浩。

下午3点,曾泽生亲自与刘浩一起乘车出城,到我兵团政治部商谈防务交接计划。当晚曾泽生返回城里,通令全军立即准备一切防务交接事宜。这一天,60军利用各种相识关系给新七军和敌指挥机关的官兵写信、打电话,包括曾泽生也给郑洞国打电话,敦促他们也举行起义。

夜12点,在皎洁的月光下,我独立八、九师在兵团参谋长谢沛然率领下,按照预定计划进城接防。六十军2.6万余官兵同时撤出长春,赴九台休整。两军交接时极为欢洽,进城部队秩序井然,行动迅速。18号凌晨3点交接防务结束,我军遂控制了长春城内东部地区。

太阳出来了,起义部队到达了解放区。解放区的老百姓早已烧好了开水,做好了早饭,热情地迎接起义队伍。曾泽生将军兴奋而又激动地说:“今天,真是好多年没有过的晴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