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15

长春红色印跡

——陈建元讲故事

第九十八讲 覆灭与接管

逆流而动 天理不容

公安机关 为我所用

国民党的国防部二厅长春情报站 ——105站,直属国防部第二厅,是以专门搜集我军战略情报为主的 半公开性质的派出机构。

松江省公安处为掌握敌特的活动情况,于1947年冬派黄潮同志来长春开展地下工作。黄潮同志来长后组织了地工小组: 黄潮为组长, 成员有张志儒、宋埠、张兴邦、李仲三(时任敌国防部二厅长春情报站少校参谋)。为了保证小组成员的安全, 他们利用李仲三的公开身份做掩护,在近埠街兑了一处小平房(原国民党蒙族党部一名大员的住处), 地工小组成员全部住了进去。

黄潮和李仲三全力监控国防部二厅长春情报站的一切活动,并设法深入了解站长史祚炎的活动范围和活动的具体内容。为了掌握史祚炎的动态,李仲三和敌情报站本部的几名骨干分子以拜把兄弟的名义进行接近,主要对象有史的亲信副官张志伟,译电员袭雨村,亲信保镖藏毅,骨干分子王伯如。主要弄清这些人的职务、简历以及相貌特征,为以后搜捕时提供依据。经过李仲三深入细致的工作,掌握了敌情报站的活动情况、秘密电台的配置、潜伏人员名单、派遣计划等,为解放长春及以后追捕敌特、破获敌潜伏组织提供了主要线索。如1948年5月, 国防部情报站上尉参谋李玉祥,令其弟李玉亭以行商为掩护,将微型电台藏在棉线捆里带往哈尔滨,企图建立地下潜伏电台。李仲三获得这一情况后,立即经黄潮报我方,由哈尔滨市公安局将李玉亭和电台一并破获,使敌人的阴谋破产。同年五六月间,敌红熙街卡哨突然用电话通知105站,有一特工从解放区回来,如不派人接不能放入。史祚炎令李仲三同崔副官将该人接回。李仲三得知此人是国民党派往敦化的, 途经九台被解放军捕获后,伺机潜逃回长春来的特务分子。这一情况便成为我们入城后挖出潜伏特务、破获敌特组织的一个重要线索。

敌情报站站长史祚炎被俘后,他手下的喽啰们 并不知道详情,只知道站长一夜未归,他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乱做一团,办公室内一片狼藉,特务们有的收拾行装,有的整理文件,都在做各自出逃的打算。译电员祖国林双手紧紧抱着装有密码文件和手枪的黑皮包,在室内心急如焚地来回走动着。而楼下则是另一番景象: 女佣们在收拾东西,厨师们在烙白面饼和炒黄豆准备撤退路上食用。

恰好在这时,敌潜伏台台长之一的张文生身背电台,腰间佩戴手枪匆匆赶来。因为他不知史祚炎已经被俘,是特意赶来听候史调遣的。当听到史昨夜一夜未归,料想一定有变。他就问在场的祖国林和李仲三这事儿该怎么办?李仲三当即机敏地倡议说:“ 现在史先生不在,吉凶未卜,在此关键时刻我们应该有个头目,我建议推选张参谋为临时行动小组长,一切听从他的调遣。”特务们都表示同意。经过紧急研究,决定勤杂人员立即遣散回家,家在本市的屋内东西可以分批拿一部分,特工人员愿意走的,可以到新七军代军长公馆随军撤退。李仲三又主动提出: 留下的人员可到我的住处暂住一时(即近埠街的住处)。这样一来,敌人被我情工人员彻底控制起来,直到逮捕归案。至此,历时一年的时间,我方才接管了敌国防部二厅在长春的潜伏组和电台,并将21名特务分子一网打尽 。敌人苦心经营的长春情报站,就这样彻底覆灭了。

国民党失去了一个重要机构,而我党却没费一枪一弹,得到了一个重要机关——国民党长春市警察局。原因在哪里?

1947年末,我地工人员郭群、刘群、田平、吴守中、张浩等人便分别接受东北城工部吕天和松江省公安处侯诺青的指示,开始了接管长春警察局的秘密工作。

郭群、刘群与警察局保安警察大队副大队长兼警卫队队长吴守中都是伪满军校同学。吴守中时年24岁,表面上他赢得了局长袁家佩的信任,是局里炙手可热的红人,可他看到国民党的腐败,内心早想通过我地工关系投身革命,机会终于来了。1948年6月,他秘密地接受了郭群刘群布置的了解掌握警察动态、特务活动动向、控制武器和保护所有设备设施的任务。吴守中很快又串通了袁家佩的秘书张浩,以及韩文增、王作礼等潜伏在警察局内的地工人员。伴随着长春城外的隆隆炮声,一项武装保护和接管警察局的计划, 在悄悄展开。

一次次秘密集会,详细研究制定了武装保护警察局的具体计划,包括使用红袖标、红旗、印章等问题都做了安排。10月15日前,准备工作基本就绪,但警察局内有一个一百多人的敌加强连驻守,一直是保护工作的障碍。为了争取和在必要时除掉它,吴守中经常和这个连的连长打交道套近乎,多次给他送酒喝。10月16号,我军已进入市区,国民党守卫警察局的这个连撤到电信大楼,吴守中便迅速接替他们的岗位,他把自己掌管的人马重新进行组织,重点部署了岗哨和巡逻的力量。

10月17号,警察局长袁家佩突然通知吴守中到他家去。不知这个狡诈的家伙是何用心,吴守中做了两手准备:如果抓他,就和袁拼了,所以吴守中带了两支手枪;如果不抓,那就见机行事。吴守中来到袁家门外,他对自己的警卫班长说:“我进去后要是听到枪声,你就把他们所有的人打死!”“是!”那位班长答道。吴守中异常镇静地走进了袁的客厅,袁站起身来,很客气地让座,没有抓人的迹象。袁说话了,很是单刀直入:“ 现在情况不得了,突围是不可能啦!”吴守便问: “那咋办呢?”袁说:“现在正商量。” 当时客厅里还有总务科长和刑警大队长两人,其实他们并没有商量。暂短的沉默后,袁抄起笔便写了几张任命条子,其中任命吴守中为代理警察大队长、张浩代理督察长。吴守中暗暗庆幸,遂假意关心地问道:“袁局长本人怎么办啊?” “潜伏呗!” 说完袁一脸颓丧。吴守中一听袁要金蝉脱壳,便想: 如果能把这家伙弄到我家可就好控制了。于是他故作亲近地说道: “那就上我家吧!” 半天一言未发的刑警队长开口了:“不行,袁局长是四川口音,容易被发现,我看还是到小李子家吧 (总机科话务员)!” 袁表示同意,其实吴守中对小李家也非常熟悉。

吴守中成了大权在握的人,当天便加强了警卫力量,警察局被严密地封锁起来。他又同时下令,局里所有事情必须向他报告,不准乱动。第二天清晨,他又给门岗下令: 局内人也不准进入。

10月16、17日两天,吴守中按原定计划,进一步组织人员各就各位各负其责。他来到院内东侧的看守所,把七名“犯人”释放。警察大队被组成新的公安大队,启用了新刻的公章,从队长到队员都戴上了新制作的红布绣标,吴守中将各屋的钥匙和所有公章全集中在自己手里。张浩带人将各屋贴上了封条。

10月19号,我公安总队进驻警察局,吴守中、张浩、韩文增、田平等人与部队首长紧紧拥抱。随后, 于方初、薛焰、侯诺青、李从仆等公安局领导率二十多位同志接管了这个没有遭到破坏、一切设施比较完整的“警察局”。

这一天,长春宣告解放!

长春解放的第三天,吴守中带人在小李子家把袁家佩抓获,至此我地工人员在敌警察局的任务胜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