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15

长春红色印跡

——陈建元讲故事

第九十七讲 英雄杨靖宇

靖宇头躯 终于接合

光辉事迹 永载史册

英雄杨靖宇1926年秋参加革命,1927年6月6日加入中国共产党。“九·一八”事变后,组建了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纵横吉辽两省,驰骋三十余县,同凶残的日本侵略军进行殊死搏斗,是日寇闻风丧胆的抗日将领,是名垂史册的民族英雄。一九四零年2月23日,在与日寇的战斗中因叛徒出卖而壮烈牺牲。

他牺牲后,残暴的敌人剖开他的腹部,胃里除尚未消化的树皮、草根、棉絮外,没有一粒粮食。敌人惊呆了,惧怕了,共产党真是铁打的硬汉子。凶残的敌人割下杨靖宇将军的头颅,悬挂示众,借以炫耀他们的所谓“战功”。

三天后,日寇用药水将杨靖宇将军的头颅浸泡在一个玻璃容器里,送到伪满首都长春关东军司令部的医疗室,秘密地藏匿起来。一九四五年“八·一五”日本投降后,日伪原长春医学院将杨靖宇将军的头颅取走。

我军围困长春后,为了防止杨靖宇将军头颅落入敌特之手,中共东北局立即指示松江军区的地下工作者,务必找到并保护好杨靖宇将军的头颅。

我地下工作者张正平、李野光和李广德三人组成侦察小组。白天或晚上,三人经常化妆出没于长春医学院附近,经反复跟踪侦察发现: 医学院的医疗器材室里,有几个大玻璃瓶子,其中有两个装的是人头。他们分析断定,其中之一是杨靖宇的头颅。这时的长春医学院在敌骑兵二旅的管辖之内。

张正平的两姨姐夫叫经恩浦, 是长春普济医院的大夫,经地下工作者的工作与策划,他跟骑兵二旅的警卫连长张志臣成为朋友并结拜为兄弟,关系极为密切。

经恩浦可以自由出入旅部。一次经恩浦和张连长在一起喝酒,认识了主管库房钥匙的赵副官,对于保护杨靖宇将军的头颅,这可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一次酒后,经恩浦巧妙地按地下工作者李野光的安排,将烂醉如泥的赵副官的钥匙用模型印下来,重新配了一把。

打入敌二旅卫生队的地下工作者、中尉医官刘亚光,“入伍”已三个月了,他与医疗器械库的看守、警察局的曹如超打得火热。曹是长春人,长春被困,他家里粮食也光了,每日忧心忡忡。看到此情景,李野光等就派刘亚光给他送点儿小食品,以联络感情,密切关系。

1948年9月16日晚,曹如超满面愁容地找到了刘亚光,说全家断顿儿两天了,老爹就要饿死了,求他能否帮帮忙。刘亚光平静地安慰他:“咱们都是本城人,我想想招儿,一个钟头后我到这儿找你。”

刘亚光很快出现在李野光、李广德面前,将这一重要情况做了汇报。 精干的李野光果断地决定:“门的钥匙经恩浦已配好,今晚给曹如超送点儿米,让他马上送回家,我们趁机下手。”

经恩浦得到消息后,立即找到了张连长,塞给他一笔钱和半袋大米,并说有人要买医疗器械(以前他俩曾谈过卖器械的事儿 ),半夜的时候来取。张连长当即表示他亲自值班,尽管往外拉就是。

到了夜里10点钟,骑兵二旅卫生队深沉肃穆,毫无生气的破楼和电线杆子在孤城孑然而立,秋风瑟瑟, 落叶在寂寥空旷的大街上旋转飘落。

警察局的看守曹如超坐在又脏又乱的小屋里,闷头抽烟。这时经恩浦拎着七斤高粱米匆匆走来,一进屋就说:“曹二哥,我听说你家断顿儿了,我家还剩下一点儿高粱米,你拿去暂解燃眉之急吧!”

曹如超拿到高粱米心头一热,眼泪汪汪地说:“经大夫,我家的人都快饿死了,你这是救命粮啊!” 说完背起米袋子就往家跑。他心急火燎 深恐父母饿死,至于什么器械库哇,什么大门啊,他连想都没想。

夜色暗淡,在骑兵二旅的墙角,身着蒋军军官服的刘亚光,与李野光、李广德、侯建四人倚在一个小车旁。

这时张连长出现了。他一挥手,李野光等四人推车进了大院儿,直奔解剖学教室门口,李野光打开门后,持枪在门口放哨。侯建、李广德将几件贵重的器材搬上车,刘亚光、李广德将装有杨靖宇、陈翰章头颅的特大 玻璃瓶也装上了车。他们迅速用谷草和棉被将瓶子掩盖、安顿好,又将门锁好。四人推车迅速离开骑兵二旅的大院儿,李野光持枪在前面开路,三人将车推到刘亚光大夫原来的医院藏起来。

四天后,他们将头颅转移到建华医院,藏在十分安全的太平间附近的锅炉内。

再说曹如超,那夜他将粮食送到家后,在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凌晨,曹如超才返回旅部。他心不在焉地在解剖室外转悠一圈儿,见门锁着未见异常,也没心思什么。

第三天上午,曹如超叼着一支烟在窗外闲着踱步,眼睛随意地往里看时,突然停在长条桌子上不动了。他发现有几样东西和两个大玻璃瓶子不见了,不由得心惊肉跳,冷汗“唰”地一下出来了:“唉呀妈呀,坏了坏了,这不给看丢东西了吗?”想到这儿转身就跑,但这小子不是跑路,而是把旅部的孙副官叫来,打开门一查看,玻璃瓶子没了,几件器械也没了。

消息立即报告给兵团的项乃光,项立即派出一汽车警察,将骑兵二旅旅部团团包围,并从里到外全部翻了一遍,也没见到什么,只好收场。当时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敌特机关,都在想着后路,也就没再追究,曹如超算是躲过了一劫。

长春解放后,张正平、李野光等立即将两位将军的头颅,送到了松江军区前线指挥部的长春办事处。

1948年12月20日,杨靖宇、陈翰章两位民族英雄的头颅被送到哈尔滨,安放在刚刚建成的东北烈士纪念馆。

1953年,经东北人民政府批准,在吉林省通化市建杨靖宇烈士陵园,1957年9月竣工,朱德元帅亲笔题词:

人民英雄杨靖宇同志永垂不朽!

杨靖宇不屈的头颅,终于与身经百战的遗体连接起来,陵园高耸着杨靖宇威武不屈的民族英雄塑像,四周是长白山翠绿的青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