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12

长春红色印跡

——陈建元讲故事

第九十六讲 恶战阜丰山

打光子弹 那就肉搏

蒋匪铁石 无一存活

在长春偏西南方向约40华里的广袤平原上,有一座孤零零的石山拔地而起,这就是远近驰名的阜丰山。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就流传着神驹出世的神话,所以又叫白龙山。传说康熙爷巡游到此,曾在山上摆设宴席犒劳当地文武官员。为纪念康熙到此巡游,在山的南坡建有一座气势恢宏的道教殿宇,名曰“庆云观”。巉(巉,chán,发缠音)岩怪石俯瞰左右,苍松翠柏环绕其间,景致煞是好看。

阜丰山更是军事要地,贯通东北三省的中长铁路和哈大公路都从这里经过,它是长春的西南门户,是扼守长春的要冲 。

1947年秋,国民党在整个山头修筑了数十个碉堡和纵横交错的地下坑道。数万年前这里因火山爆发而形成的一个个幽深的洞谷,更成为易守难攻的天然据点。国民党收编的伪满“铁石”部队在这里驻守,约五百多人 。

转过年,东北战场我军开始全面反攻,执行围困长春任务的东北民主联军六纵队在向长春的运动中,与固守在阜丰山的国民党“铁石”部队展开了一场持续两天两夜的严酷的争夺战。

9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六纵先头部队从范家屯方向沿哈大公路向阜丰山围攻过来。此时阜丰山异常宁静。约300人组成的我军突击队穿过西山脚下一片高粱地,悄悄地爬上了半山腰。突然,阜丰山顶一颗信号弹腾空而起。接着山顶上响起爆豆似的枪声。敌人碉堡里喷出的一道道火舌,把我突击队员死死地压在山腰间,我军战士们迅速爬到巨石下隐蔽。敌人居高临下,顷刻间,我军数十名没来得及隐蔽的战士壮烈牺牲。

强攻难以奏效,突击队员只好趴在岩石下等待时机。晚8点左右,我军主力部队趁着夜幕降临,从山西山北两个方向向山头包抄过来。“轰!轰!”我军几十声迫击炮的轰鸣,在山顶掀起滚滚浓烟。“同志们,冲啊!” 随着惊天动地的喊声,我军三千多名战士一齐向山上涌去,山上敌人的火力仍十分凶猛。

糟糕的是山的西坡十分陡峭,一连串的二十几米深坑,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挡住我军攻山的去路。我大部分兵力只能从较缓的北坡向上冲锋。狡猾而又早有布防的敌人,一炮将垛在山北角下的一座两丈多高的秫杆垛打着了,顿时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冲天的大火映红了山北半个天边。我军一下子暴露在火光之下,这极其不利的形势使我军遭受重大伤亡 。冲天的大火足足烧了半宿,我军不得不退到山北的一个村庄,村民将大批伤员抬进村里。天亮了,山角下的秫杆垛的余烬还在冒烟。

上午10点,我军增援部队近万人从老怀德赶到。曹里怀司令员见到我攻山指战员个个满身烟尘灰土,不禁怒从心头起。他举起望远镜,望了望阜丰山头阵前牺牲的战士们, 久久地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经纵队首长周密研究部署,决定倾其全力,在天黑前拿下山头!中午12点,战斗打响了,数十门大炮从山西、山北和山东坡一齐向山顶轰击,山顶顿时成为一片火海。在炮火浓烟中,我军近万名战士喊声大作,个个奋勇扑向山顶。但是敌人密集的火力网挡住了我军一次次的冲锋。我军不得不再次集中炮火向山上猛轰,不到一小时,山头将近一半的碉堡被我军炸掉。激战到太阳偏西,敌人的弹药已所剩无几,枪炮声开始稀落。

我军再一次发起攻击。数百名战士率先冲上山头,枪声、手榴弹声震耳欲聋,有人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敌人碉堡炮眼。这时敌人的子弹几乎全部打光,疯狂已极的顽敌便跳出碉堡,跃出战壕,与我军展开肉搏战。

“为战友报仇!”

“为人民立功!”

惨烈的肉搏整整持续两个多小时。

夕阳西下,敌人横尸遍地。500之众的铁石部队全部被我英勇无畏的战士消灭,无一活命。

阜丰山的恶战永远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为人民的解放事业而壮烈牺牲的我军指战员被掩埋在阜丰山向阳坡的草坪上。而今这里已是林木葱茏,碧草如茵。每当清明节,阜丰山附近的人们都自发地到烈士墓前,献上一束束鲜花,缅怀凭吊他们那浩气长存的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