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11

长春红色印跡

——陈建元讲故事

第九十五 新“四面楚歌”

送敌饭菜 频唱乡歌

蒋军恨蒋 离心离德

修筑在长春二道河子(今二道区)的一个大碉堡,驻守着国民党 新七军前沿部队的一个有15人的加强班,这里的军事位置十分重要 。

一天清早,正是这里的敌人快要出来抢粮的时候,在通往碉堡的小路上,出现了两个穿便衣的彪形大汉,一个人挑一担热气腾腾的大米饭,另一个人挑两桶萝卜炖猪肉。这两人是准备攻城的我军九师某侦察连一班的老侦察员陈启云和刘长青。

来到碉堡前的大门口,陈启云喊:“我们是来送饭的,你们收不收?”

敌军听说有人“送饭”,个个惊喜,便一窝蜂似地拥出碉堡。敌军大胡子班长转了一下眼珠子说: 天天摊粮派款,没见谁来送饭,你们是哪个村的?”

陈启云翻了他一眼:“白给你们送饭,还盘问什么?不收,我们就挑回去!”

敌人见送饭的“老乡”口气这么硬,本想发作,但又怕到嘴边儿的东西吃不上。大胡子班长无奈道:“挑进来吧!”

敌人抄起盆盆碗碗刚要去盛,陈启云大声问道:“ 你们知道饭是哪儿来的吗?”

“哪来的呢?”

“告诉你们,这是包围长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司令部派我们俩送来的!” 一句话吓得敌人个个惊恐万状,大胡子班长怒气冲冲地要掏手枪。

“别动!”陈启云边说边麻利地打开衣襟,露出腰间围着的一圈手榴弹,他一只手拉住一个手榴弹的弹弦,喝住敌人:“不想活了?我们俩都是解放军的侦查员,敢来就不怕死。谁敢动一动,就让你们粉身碎骨,不信你试试?”刘长青的两只手也早已从腰里掏出两支明晃晃的手枪,一支对着敌班长,一支对着敌群,眼似虎目。陈启云接着说:“是吃米饭,还是吃炸弹,你们自己决定吧!”

“那……那我们就开饭吧!”面对此情此景,大胡子班长又看了看那些饥饿的士兵,无可奈何地说道。

“我们每天送一趟,保准你们够吃。”

“每天都送?”敌兵们惊喜地问。

“对,每天都送。”陈启云答道。

“那条件呢?”大胡子班长毕竟不是“白吃饱”,还有点脑子。

陈启云说:“条件就是让你们吃饭,别饿死,同时,我们每天给你们上一次课,让你们懂得一些革命道理,弄清是非!”

“啊嗬,这个呀,那,那你讲吧!”

陈启云见敌人大吃起来,就开始讲国际形势,他从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强大,讲到国民党统治的外强中干和经济危机,足有一个钟头的时间。

临走时,敌军拥到碉堡门口相送。两人都走远了,大胡子班长还在向他们喊:“给解放军的长官带个话儿,谢谢他们!明天一早,我们在碉堡外面迎接你们!”

第二天清晨,陈启云和刘长青挑着饭菜又来到这里。远远地就听碉堡上的哨兵喊:“来啦!来啦!” 碉堡里的敌军全跑了出来。

陈启云担心敌人耍心眼儿 ,使诡计,但仔细一看,敌军全是徒手。大胡子班长一声口令,敌军们便在碉堡门旁站成两排,呈欢迎状。陈启云刘长青挑着饭菜大步走进去,大胡子班长命令士兵立正、敬礼。大伙儿拥入碉堡后,敌人便开始争抢着盛饭吃。

“今天呐,由我们的侦查员刘长青讲国内形势和时事政策。”陈启云给开了一个头儿。

刘长青滔滔不绝,把解放战争两年来的歼敌战果和我党我军对敌政策讲得一清二楚。最后,刘长青动情地说:“弟兄们,看你们也都是一些穷哥们儿,咱解放军是专门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而你们为少数有钱人和当官的卖命,人家吃香的喝辣的,你们连顿饱饭都混不上,这罪还能受得下去吗?” 说得大胡子班长和士兵们黯然神伤。

天天送饭,天天讲课,敌军对陈启云刘长青产生了好感,对共产党和解放军也有了初步认识。一天,大胡子班长悄悄地对陈启云说: “我们弟兄都想好啦,要弃暗投明,跟你们当解放军去,你们收不收?”

“当然收了,当然收了!对你们表示热烈地欢迎!嗯,我们回去汇报一下再给你们答复好吧。”

陈启云回来请示了领导后,答复他们说:“我们欢迎你们投诚,但现在解放长春的时间还不到,希望你们先坚守这个碉堡,明里仍是敌人的前哨班,暗里要监视敌人动态。你们要警戒这一地区,保护我军来往人员的安全。时机一到,就立即接受你们起义。”

从此这个碉堡里的15个敌军不断地给我军提供情报,对我们来往的人员给予保护。后来当我军逼近围城时,通知这个班起义,他们立即加入到人民解放军的行列里。

解放战争中后期,为了瓦解分化蒋匪军,我党我军可以说是运用了许多灵活多样的战略战术,取得了极佳效果。

中秋节是阖家团圆的节日。为拨动敌军士兵思乡情绪,根据围城指挥部肖劲光和肖华“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指示,从8月26号(中秋节)起,进行为期一周的政治攻势突击活动。各部队、各工作队除继续加强阵前喊话、散发宣传品外,还有利用投诚的国民党士兵和敌军家属在我方受到优待的亲身经历和事实 劝说敌军。特别要在中秋节这天开好阵地联欢会。

中秋节夜晚,皓月当空,秋风习习。围城的前沿部队普遍举行了联欢会。吹笛子、拉二胡、唱歌、说快板,欢天喜地,气氛十分火爆、热烈。而国民党的阵地却是一片黑暗、死寂。我军某部防线与60军前沿阵地相距不过百米。在该部组织的中秋夜联欢会上,专门为60军云南籍士兵排练了一组富有云南地方特色的节目,几名云南籍的解放军战士,唱了一首又一首云南山歌。开始时,对方反应非常强烈,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有人在轻轻跟着哼唱,后来却没了动静。联欢活动要结束时,一个操云南口音的敌连长突然喊:“再唱一个吧,刚才政工员在这儿管着我们,他已经走了!”为满足敌军要求,我方战士又集体合唱了一首《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这欢快亲切、充满了自豪感的革命歌声在夜空中久久地飘荡。第二天清晨,就有两人背着枪投奔过来说:“昨晚你们唱得太好了!”

针对敌军某些政工控制薄弱地带, 我方还布置了敌军士兵俱乐部,场所虽然简易,各种各样的宣传旗子却非常显眼,留声机不停地放着思乡曲,宣传队员说唱家乡小调、说快板儿、演杂耍,很多敌兵看着看着,眼里流下了泪水。

坐困孤城,四面楚歌。在我军强大政治攻势下,敌军很快走向了瓦解,而我方则达到了围困的战略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