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10

长春红色印跡

——陈建元讲故事

第九十四讲 情报吞肚里

保险起见 情报吞下

机敏灵活 躲过盘查

长春工委情工组地工人员、23岁的长春大学学生白应平,于1948年6月中旬化妆成中学生,越过敌人三道关卡,把组织交给的一份重要情报送到九台长春工委情工组。

从民不聊生、哀鸿遍野的国统区跨入解放区,简直像是到了一个梦境般的新天地,农民在绿油油的田地里勤恳地劳作,不时响起欢快的歌声:“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哪,呀呼嗨嗨一个呀嗨,呀呼嗨嗨一个呀嗨!”歌声飞处,到处是一派和平、繁忙的景象。

白应平尽情地呼吸着解放区的新鲜空气,很快恢复了疲劳。两天后,情工组负责人侯诺青找他交代任务。侯诺青伸出一双大手,紧紧地拉住白应平:“小白呀,情报已经看过了, 关于地工组织要买枪的问题,千万不能买,现在敌人正疯狂着呢,不要碰得头破血流。你回去把我的意见转达给白天同志。小白,你回去如果被捕,敌人的监狱就是我们的讲台,就是我们的战场,一定要经得起生死考验……”他松开手把握紧的拳头朝小白做示意,小白旋即也使劲握紧自己的右拳做了回应:“放心吧首长,我不会给党丢脸的!”“好!”说着,侯组长又把一份书面指示装入保险套胶囊交给白应平,一再嘱咐这份情报关系到整个长春地工组织的安危,一定要带回去交给白天 。

如此重要的情报究竟怎么带?有了第一次险些被敌人翻出来的教训,小白决定把装情报的保险套胶囊吞进肚里。因为无论怎样检查, 也不至于开膛破肚。

吃完早饭,小白踏上了归途。通过解放军几道岗哨后,便进了两不管地区。刚走到城郊八里堡,忽然看见村里的人往出跑,不知出了什么事。小白趁机混入人群,一打听,原来有人说从城里闯出二三百刮民党兵,不知道要抢东西还是抓人,所以人们被吓得出村躲避。

果然刚走出几十米,前面一个路口就冒出二三百敌军。他们剑拔弩张,对群众一个个地仔细检查。混在百姓中的白应平,被一个军官用手枪顶住了后脑门儿,另两个人在他浑身上下搜查。此时小白十分坦然,因为敌人不会在他身上搜到什么。敌军官又上下打量小白一眼,厉声问道 :“你是干什么的?”小白镇定的回答:“我是城里的学生,出来找亲戚没找着,想回城,请你们带我回去吧!” 那军官一听要靠他,便眉头一皱,不屑一顾地说:“想好事儿,滚!”就这样,小白摆脱了敌人的纠缠。小白继续前行。一天之内赶上敌我双方两次交火,他本想趁混乱之机,随国民党兵跑进城里,可他们毕竟是军人,混进去是没有希望的。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到了这功夫,他已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而百姓家也没有什么食物,要饭也不可能,实在饿的不行,他只好从地上拔些嫩草充饥,可草根本不解饿,渐渐地两眼开始冒金星。小白心想: 自己晕倒饿死事小,完不成任务可误了大事了!于是他便咬紧牙关,跌跌撞撞地返回了我方防线,吃点儿东西。

说来很巧,一个国民党60军军部的参谋带着他的老父亲向我方投诚,我方人员正在与他谈话。这名国民党军官决定把他父亲留在我方暂住,自己还要回城秘密串联更多官兵起义。借此机会,我方要求他把小白带进长春。

白应平戴上一顶草帽,打扮成便衣模样,紧跟国民党军官的身边,重新踏上进城的征途。到了国民党前沿阵地,这位国民党军官对白应平低声说道: “我先进去,晚上出来接你。”可是白应平在一棵大树底下,整整坐了一夜也不见那个军官出来。经过了一天一宿,吞进肚里装着情报的保险套在他大便时便了出来。为了党的事业,他不得不把又脏又臭的保险套洗洗再次吞进肚里。

天放亮了,心急如焚的白应平看见几个国民党兵挎着菜篮子从对面的一座小桥上走过来,便灵机一动,快步跑了过去,对其中一人问道:“今天李班长咋没出来呀?” 这自然是临时胡编的,小白心想: 姓李的人多,也许真有个李班长呢。那人便问:“你找他有啥事?” 小白心里一松,顺口说道:“我是市里的学生,出来找亲戚没找到,要回学校去,他昨天答应带我进去!” 那人又问:“他要你多少钱?”小白说:“5000万。” 这时那人把脸一撂:“不行,至少也得一个亿。” 小白一听有门儿,心中不免大喜。他装出为难的样子:“ 我没有那么多,能不能少点儿?” 那人坚持非一个亿不可。小白急忙说:“也行,那既然是这样,我马上去凑凑!”“快点啊!我还有事儿呢!” 两人约定一个小时后再见面。那人走后,小白迅速把从九台带来的1.2亿元国民党“白钱”, 点出1亿元。

交易达成了,白应平装成给国民党兵送菜的,挎起装菜的大篮子,跟在那个国民党兵的后面,没话找话,做出相互很熟的样子,大大方方地进了城。

来之不易,完好无损的重要情报很快送到城内我地工组织白天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