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09-01

长春红色印跡

第二十六讲 周恩来脱险

伟人恩来 要去苏联

巧扮阔少 甩掉敌探

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一生曾经五次到过咱长春,其中第一次光临那是在1928年,那次旅行可以说是险象环生。直到我们今天回忆起来,还不禁为他捏一把汗呢。

那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在莫斯科召开, 周恩来被选为代表,组织上决定让他夫人邓颖超列席大会。当时党中央驻在上海,无论从陆路还是水路去莫斯科,东北都是必经之地,而大连和南满铁路都是日本的势力范围,因而此行是有一定危险的。为了避免敌人的注意,周恩来身着长袍马褂,留着胡须,扮作一个古董商人,而邓颖超则身穿华贵的旗袍,这不用说,自然就是古董商人的太太了。

夫妻俩于5月初离开上海,乘日本轮船抵达大连。当他们在大连码头刚一上岸,立即就引起了日本水上警察的注意。大概是周恩来在大革命时太出名了,即使经过乔装打扮,他还是被日本警察给认出来了。有一个警官打量他们许久,忽然问道:“你是周恩来?”

这突如其来的发问,不禁让周恩来一愣,但多年的地下工作经验使他马上镇定下来,平静地反问道:“周恩来,周恩来是谁呀?”

“嗯哼!你居然会不知道周恩来吗?”

“我是古玩商,我不认识周恩来。”

日警仍很强硬:“那你跟我到警察署来一趟吧!”

周恩来一听,大发脾气:“我抗议!我是一个正派商人,你们为什么要扣留我?耽误了我们去长春的火车,你们是要负责的!” 这一手果然奏效,日本警官被震住了,忙说:“对不起,我们只问几句话,不会耽误先生行程的。”

来到警察署,那个警官又详细地盘问了周恩来的生年日月、学历和职业等等,周恩来镇定自若,对答如流。那警官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只好放人。

周恩来和邓颖超登上去长春的火车,发现有一位形迹可疑的人始终跟随着他们。当他们落座之后,那个人就坐在他们的对面,主动地跟周恩来寒暄。周恩来立刻警觉起来,示意邓颖超:此人可能是敌人派来的密探,不可掉以轻心。邓超心领神会,小心地配合着丈夫。

一路上,周恩来摆着阔少爷的谱,大谈上海上流社会的豪华生活,声色犬马,谈得有声有色。由于周恩来的广泛学识,说起达官贵人们的生活来居然头头是道。那个密探如同掉进迷魂阵里,越看越觉得此人不像周恩来。火车到长春时,他已经彻底丧失了信心。

“到长春了,我该对先生说再见了。”密探客气地说,意思是他将放弃跟踪。

“太遗憾了”, 周恩来煞有介事地说,“我们还没有谈够嘛!”

“这是兄弟的名片,还望日后多多联系。”密探说着,双手奉上一张名片。

按照礼节,周恩来应当回赠名片才对,但是他没有名片可赠。“又是试探。”周恩来明白,作为古玩商人拿不出名片,显然与他的身份不符。周恩来并不慌乱,起身去拿行李架上的皮箱,抱歉地说:“请您等一等,我的名片在箱子里。”

这等于将了那密探一军——为了一张名片,还真要人家去翻箱子吗?密探忙说:“那就不必了!那就不必了!”

周恩来也就顺水推舟,把皮箱放到一边,说道:“实在抱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下了火车,那密探一无所获地回去交差了。

周恩来与邓颖超住进长春火车站站前的“悦来栈”旅馆,看看确实没有敌人继续跟踪了,两人连忙更改了装束。周恩来剃掉胡须,换上西装,马上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们很快离开旅馆,到长春东站乘火车去吉林市的伯父家。

后来,他们取道哈尔滨前往莫斯科,如期参加了党的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