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08-31

第二十五讲 丹峰巧周旋

面对蠢货 花说柳说

沉着冷静 成功逃脱

这一集咱们看看肖丹峰那儿什么情况?

这天,肖丹峰正在《大东日报》社办公呢,这时门房送来了一封信,门房说,送信人把信扔下就走了。肖丹峰把信打开,见是陈一仁写来的。信上说:“敏懋同学得了急性传染病住院,你不要去看他。” 肖丹峰立即知道吴敏懋被捕了,但是他不能马上离开报社,因为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安排,只能在心里盘算下一步的对策。

可是,当天晚上敌人就来了。肖丹峰没有家室,办公室就是他的卧室。当时肖丹峰已经睡下了,忽然响起一阵紧似一阵的敲门声和吆喝声:“开门!开门!快点开门!”

肖丹峰立即警觉起来,知道自己正面临危险。跑吗?已经来不及了。他一边思考怎样应付敌人,一边给同室居住的会计王玉书递了个眼色。

王玉书起来把房门打开,第一警察署署长原麟阁率领一群警察闯进门来。

“姓名?”一个警察开始盘问,态度还算客气。

“姓赵,赵云山。”肖丹峰显得很平静 。

“你在报社做什么工作?”

“我不是报社的,我是毓文中学的老师。我们学校校长李光汉在《大东日报》兼副社长。学校这不马上要开学了嘛,就让我来接他。” 肖丹峰很了解毓文中学,所以编起话来没有半点破绽。

警察还是不肯放松,继续问道:“你在哪儿毕业的?”

“第一师范呀!”肖丹峰离开二师后,又在一师就读,所以更是对答如流,“我是民国十四年毕的业,校长是王甲申。”

“不用再问了。”这时,警察署长原麟阁在一旁说道,“他不是肖丹峰,肖丹峰我认识。”

嘿!邪门不?明明眼前是肖丹峰,却说这不是肖丹峰,脑袋让门挤了吧?

其实这里面有一段缘由。咋个事儿呢?就是在去年,长春五马路上修了一座消防队的望火楼,那楼落成那天消防队搞了个演习,邀请长春各界人士前去观摩。作为报社总编辑的肖丹峰也得到一张请柬。可那天赶上肖丹峰有事,正巧二师的同学项文元来看他,他就让项文元顶他去了。到了中午,消防队设宴款待来宾,每个宾客的名字都贴在座位上。说来也巧,肖丹峰的名字与原麟阁并排在一起,原麟阁就误把项文元当成肖丹峰了。

嗨!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就是这么的凑巧。

“那这肖丹峰去哪儿了呢?”警察们纳闷儿。

“他是报社的总编辑,他去哪儿从不告诉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哇!” 王玉书用很无奈的表情回答道。

警察们一无所获,最后只能悻悻地离开报社回去交差了。

警察走后,肖丹峰感激地向额头已经冒出冷汗的王玉书辞别:“大恩不言谢,我在《大东日报》社算是待到头儿了,愿咱们后会有期!”

天还没亮,肖丹峰就离开了报社。

当天,也就是2月1号的《大东日报》上,刊登了逮捕肖丹峰和张德绵的第928号通缉令。

此时,肖丹峰在两个同学的帮助下,经东站逃出了长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