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红色印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6-27


【长春红色印跡】

长春党史百集故事续10集 之5 《讲台也是战场》

 

           董雨航怒揭倭寇丑恶嘴脸   逯老师错译鬼子辱我语言

 

 

寒风呼啸,日已西沉。德惠北山小学的一间教室里,烛光仍有闪烁。这烛光虽很柔弱,却依稀散发出某种倔强和不屈,似乎要穿透这漫漫长夜的黑暗笼罩。

烛光下,一群孩子围坐在一位中年男子身边,听他侃侃而谈:

“同学们,教科书中说什么‘中日亲善’、‘共存共亡’,事实是这样吗?大家不妨出去看一看,从我们德惠到长春,那些四处乞讨、居无定所的,有几个是日本人?那些沦为奴隶、到处做苦力的,有几个是日本人?那些衣不遮体、饿死于路旁的,又有几个是日本人?既然‘中日亲善’,为什么在日军占领长春、德惠以后,我们身边的很多亲人要离家而去,你们知道那种远走他乡,流离失所,饱受饥寒的滋味吗?”

讲到这里,孩子们稚嫩的脸上满是愤懑之色,在老师的教育启发下,学生们对国民道德课所讲的“中日亲善”、“大东亚共荣”等内容有了新的认识。

这个慷慨陈词的中年人叫董雨航,是德惠北山小学的教师。

他曾是共青团哈尔滨道里区委书记,1934年不幸被捕。1935年获释后回到家乡,开始在北山小学任教。

日寇占领东北后,为了达到长期侵略的目的,在青少年中推行既定的奴化教育方针。面对充斥整个教材的“王道乐土”、“日满亲善”、“共存共荣”等论调,董雨航义愤填膺,日本人何其毒也,不仅要美化侵略,粉饰奴役,而且要使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也心甘情愿地做他们的忠实奴仆!

作为一个生于本地、长于本地的知识分子,作为一名在党的领导下从事过地下斗争的有识之士,怎能甘心充当日寇愚弄本族同胞的工具,让其如此险恶的用心得逞呢?然而,身处沦陷区,敌我力量悬殊,如何同敌人展开斗争呢?

经过一番缜密的思考,董雨航决定利用课余时间,以教写作、教唱歌、讲故事等形式,向学生揭发日本对东北的野蛮侵略和肆意奴役的行径,并以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不屈的民族精神,来激发学生们的爱国之情,鼓励他们要为民族的解放和复兴而奋斗。

在他的循循诱导之下,日本人苦心经营的奴化教育政策非但没起作用,反而欲盖弥彰,让这些孩子更加看清了他们的丑恶嘴脸。许多学生幡然醒悟,迷途知返,更多的人则把抗日救国的信念深深植根于心底。

近一年的时间,董雨航先后在兴隆沟、长春岭、朱家船口、大房身北山校等地,秘密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向广大学生灌输爱国主义思想。一次,在与进步教师谈话时,被坏人发现,并向教育当局告了密。为了躲避敌人的迫害,董雨航又一次离开了家乡,到外地从事革命活动去了。

 

 

伪满时期,利用三尺讲台与日本鬼子作斗争的事例还有很多,编者的好友逯家驹的父亲当年做教师时就亲身经历过。

逯父在逯氏家族的供给下读完了国高(相当于今天的高中)。在国高就学期间,按照伪满教育当局的规定,学生必须学日本语。逯父由于悟性好,日本语学得很是熟练,无论口译还是笔译,都能做到得心应手。毕业后一直找不到能做的工作,后来实在没办法,为了生计只好应聘到一所学校给日本人老师当口头翻译助教。

当时,东北三省已经沦为殖民地,学校不但要求学生学习日本语,而且还要老师用日本语教学。中国学生在学会日本语之前根本听不懂日本老师的语言,必须得安排一位会说日语的中国人在课堂上逐句翻译日本老师的讲课,逯父就做这样的工作。虽然是给日本人当翻译,但逯老师并没忘了自己是中国人,他对日本教师那种盛气凌人、根本不把中国人当人的样子和架势早就心怀不满、非常反感了,怎奈这个满洲国实为日本人的天下,自己只能忍气吞声、腹咒这些小鬼子几句罢了。 

这天有一堂课,几个学生不知什么原故迟到了。对于学生的迟到,名叫三浦的日本老师不问青红皂白就大发雷霆,让逯老师告诉这几个学生出去,然后让他们像狗一样用嘴叼着自己的鞋进教室,以示惩罚。

逯老师毕竟是中国人,听到小鬼子的话,心想:“这家伙太缺德、太欺负人了,简直是对中国人的极度侮辱!不行,我不能让他得逞,哼!”但他在表面上表示了遵从:

“哈衣,哈衣,哇咔哩吗西哒!(是,是,明白了)”

转过身来,他却故意翻译成让学生们用胳肢窝夹着鞋进教室。

那家伙开初以为逯老师没听懂,就又重复一遍,且伴有丰富的肢体语言,不断地用手指着自个儿嘴,提醒逯老师要译成是用嘴叼。结果逯老师还是故意往错了翻译:“三浦老师说了,让你们用胳膊夹着鞋,一边往教室里走一边张大嘴说‘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懂了吗?”。

三浦鬼子这回才发觉,凭逯桑(小逯、老逯的意思)平时的翻译水平是不可能如此离谱的,他这是故意往错了翻译呀,是为了不让那几个满洲华人小孩经历难堪。

“八嘎!良心大大的坏了的!”这个日本人气不打一处来,用力向逯老师的脸颊掴了一巴掌,把他打了一个趔趄,险些跌倒。逯老师迅速挺直了高大的身躯,嘴角虽流出了血,但他不擦,一声不吭地把仇恨的目光居高临下射向了三浦。这目光很瘆人,小个子的三浦不禁有点心虚,便让孩子们都回了座,算是平息了事态。 

自从挨了那次打之后,逯老师愤恨难平、耿耿于怀,可为了家人,有仇有恨却发泄不出来,于是他决定辞去这份工作,不再给这些畜生做事。家人、邻里和熟人们皆劝他不要冲动,但他去意已决。他说:“我不仅是因为挨打才要走,我也是实在看不了日本人那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牛掰劲儿,更不忍再看到他们欺负、侮辱中国人的场面,我要是再不走我就啥也不管跟那帮狗东西拼了,打死那些狗娘养的!”他的眼里喷出了火!

就这样,逯家驹父亲逯老师含恨离开了这所侵略者的学校。他在想,啥时才能摆脱这种亡国奴的日子呢?

总算熬到了1945年8月19日,奴役长春长达14年之久的日本关东军被迫如丧考妣般,签署了无条件投降的投降书,伪满洲国随之土崩瓦解了,长春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前赴后继,浴血抗争,终于结束了亡国奴的厄运,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陈佩杰搜集整理改编)